AI喂奶云计算百度能否重聚BAT?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00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0年,BAT有过一次分化,当时IT行业出现了两个演进方向,一个是AI(人工智能),另一个就是云计算。

  对于云计算,阿里是最激进的,它瞄准的是亚马逊的AWS,腾讯态度委婉些,最保守的是。

  、腾讯对云计算产生的疑虑,原因也很简单,因为李彦宏、马化腾都是学的Computer,而马云学的是English。2013年阿里云“飞天5K”(5000台机器组成的计算及存储集群)出来的时候,马云去北大演讲,自贬式地吹捧说:“他们的领导(腾讯、)知道这个搞不下去,而我真不知道这个东西有这么难。”

  按照Jack马这个逻辑,相比李彦宏海外计算机硕士的学历,马化腾本土计算机学士得以在云计算上领先一步。

  2010年Q3,腾讯社交事业群成立云平台,给那些在QQ空间开发偷菜、抢车位等爆火小游戏的小公司提供服务器支持。2011年,腾讯云的雏形——腾讯开放云正式上线年,腾讯云服务平台正式向互联网应用开发者开放。

  尽管在云计算上腾讯没有阿里那么坚决,但腾讯终究走在了与阿里同样的道路上。BAT中只有,选择了另外一条路:AI。

  2008年,被称为华为“天才少年”的李一男加盟担任CTO,开始了“阿拉丁”计划。“阿拉丁”意图搭建一个技术引擎,融合网络上的信息、服务、应用、用户等资源,实现精准搜索。这被媒体解读为抢食“云计算”。

  不过,可以看到的是,这个计划是为搜索服务的,云计算只是技术手段。这与当时阿里、腾讯面临的情况不一样。

  彼时阿里正处在电商事业井喷的阶段,商品、交易、支付等信息的暴增对存储有巨大需求,而且电商又有各种购物节、促销活动,对服务器产生巨大的压力。

  类似的,那时候腾讯QQ空间全国的响应速度5秒以上,而且正面临竞争,腾讯服务器压力大。此外,那时候腾讯在这方面有过商业实践,比如给用户提供聊天信息存储服务的QQ网络硬盘,以及上文提到的给QQ空间小游戏提供的服务器支持,这些都是催生腾讯发展云计算的因素。

  然而这些需求,在这边是不存在的。对于搜索引擎而言,不存在“早晚高峰”,最重要的是算法,提升搜索体验。于是2009年,李彦宏又提出了“框计算”概念,即在搜索框内输入信息,系统就能识别这种需求并给出最优内容。

  2010年深圳IT领袖峰会上,李彦宏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。同年,李一男卸任CTO,此前在微软中国研究院、东芝中国研究中心工作过的王海峰担任自然语言处理部高级科学家,开始推进AI,次年开始昆仑AI芯片的研发。

 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,2011年,针对手机设备推出易平台,并顺利与戴尔合作推出一款智能手机,面向移动端的云战略浮出水面。

  2012年3月23日,正式推出个人云存储服务产品网盘,半年后世界大会上,网盘更名为云。

  众所周知,此“云”针对的是C端普通用户,与to B的云计算不在一个层面上。随着2013年,面对开发者提供具有计算、存储等能力的“开放云”发布,的云计算才算正式开始。

  不过,此时的云计算相比AI也只是小打小闹。同样在2013年,成立深度研究院,随后钻研自动驾驶技术;2015年,发布具有对话功能的AI操作系统“度秘(DuerOS)”;2016年,正式发布大脑,香港开码现场直播,并对外开放AI核心技术。可以看到,在AI上的投入并没有松懈,云计算更像是针对当时趋势的一个防御性产品,聊胜于无。

  不过同行发展的很快,2015年,阿里首次公布自己的云计算营收,腾讯云借着直播的火热进入直播行业;2016年,腾讯宣布投入20亿现金做基础设施建设及运营和推广,该财年阿里云的营收突破30亿。

  终于按捺不住,这年7月,李彦宏宣布正式进入云计算市场。几个月后,“开放云”更名为“云”,而之前那个“云”换回了“网盘”的称呼。

  随着云被“正名”,总裁张亚勤成为负责人,拥有十多年SPA销售背景的尹世明担任副总裁,成为云事业部总经理。

  张亚勤早在2006年就发表过有关云计算的相关文章,2014年加入,2016年进入云计算领域,张亚勤提出“云ABC”,即把人工智能(AI)、大数据(Big data)、云计算(Cloud)融合。

  2018年12月,架构调整,智能云事业部(ACU)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(ACG),同时承载AI和云业务的发展,由尹世明负责,向张亚勤汇报。

  2020年,再次架构调整,ACG(智能云事业群组)与AIG(AI技术平台体系)、TG(基础技术体系)整合为“人工智能体系”(AIG),尹世明卸任原职务,由CTO王海峰负责(2019年张亚勤退休)。

  可以看到,云一直离不开AI。2019年,为了让云计算抱上AI的大腿,云把名字改成了“智能云”;2020年的云智峰会上,王海峰提出了“云智一体”,不断强化云的智能属性。

  这种策略无可厚非,毕竟从2010年押注AI后,云不仅与阿里、腾讯存在差距,而且云落入第二梯队,与金山云、天翼云等一起泯然众人。此时以AI的方式打开云计算,做差异化竞争,也是一种明智之举。

  03 云:大厂第二曲线年执行“ABC”战略开始,云的营收实现了增长。2018年Q4首次公布云计算营收,突破11亿(同比增长一倍多),到2021年Q4,智能云的营收52亿(增速60%),是3年前的4.7倍。

  根据IDC发布的报告,在中国AI公有云服务市场,截至2021年上半年,智能云连续五次市场份额第一。

  首先,过去三年,智能云营收实现的增长,更多的是得益于云计算行业蛋糕的变大,在市场份额上,云并没有实现后来居上。反而是华为这朵颇具特色的“云”在2021年超越腾讯云,在IaaS上成为国内第二大云厂商。

  其次,具有优势的智能云市场,市场规模相比大类的云计算而言也小得多。按照IDC的数据,2021年上半年,中国整个的AI云服务市场规模只有2.8亿美元(约19亿人民币)——2021年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2300亿(艾媒咨询)。

  2021年全年,三大业务中,核心的搜索与交易服务营收增长21%,营销收入(广告)增长12%,非营销收入增长71%,其中非营销收入的高增速主要受智能云74%的增速推动。

  虽然李彦宏在公共场合多次强调AI、自动驾驶,但目前,真正有可能带领走出广告公司的是云计算。

  今年劳动节后,李彦宏发全员邮件,进行新一轮干部轮岗。技术背景的王海峰不再负责ACG,转由沈抖负责。

  沈抖2012年加入,早期做过的广告和搜索,后来负责金融服务事业群组(FSG)、移动生态事业群组(MEG),成为ACG负责人前,MEG正在进行销售体系调整。

  李彦宏说,期望沈抖带领ACG团队实现规模和健康度的量变到质变,为第二曲线发展建立新的功勋。

  2010年,把第二增长曲线压在了AI上,但现在AI显然还只是一个幼儿,还需要一段发育时间。相反,云计算已经进入青春期,从不久前阿里云的人事调整,到现在的智能云,云计算已经成为目前最可能带动这些大厂增长的第二极。

  在这个充满想象力的阶段,给云计算喂起了AI,以弥补前期投入的不足。但究竟AI能给云计算赋予什么,非常期待智能云的表现。